自2011年3月份开业至今,历经两个三年规划,大业信托各项业务快速发展,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自我跨越之路。管理信托资产从零开始,2016年3季度末达到1,100亿元,迈入千亿级别行列;净资产3亿元起步,达到13.6元,实现翻番;注册资本从3亿元开始,预计2016年末使用未分配利润转增至10亿元;公司员工队伍从筹备之初的不足10人,发展至今天的120余人;公司业务网点以广州为总部,逐步完成北京、上海和武汉等多城市的布局。

六年来,公司管理机制逐年完善,建立了科学、全面的管理系统,管理逐渐走向体系化、高效化。公司不断完善业务流程,积极建立现代科学的内控管理机制,鼓励竞争,提倡创新,努力营造有序、高效的内部控制环境,形成和谐、统一的公司文化。

六年来,公司一直将严守风险底线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,始终贯彻执行“大合规、大风控”的理念,将风险管理工作贯彻到公司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,在严守红线、底线的同时,注意把握工作的灵活度,保持公司风险控制与业务发展的良性平衡关系,力争在发展中防风险,在防风险中谋发展。

六年来,围绕业务发展需求,通过人才引进和内部培养,迅速建立起一支专业化的经营团队,并建立起“能者上、庸者下”的氛围和“人尽其能、才尽其用、能上能下、能进能出”的良性用人机制。 

然而,成绩只属于过去。面对中国经济新常态和急剧变化的竞争格局,我们必须对自我和环境保持清醒的认知,对风险和挑战做出精准的判断,对策略和方式进行及时的调整。

2015 年以来,中国内外经济环境复杂多变。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,货币和资本市场动荡不安,中国的改革向纵深发展,经济增长面临新旧动能转换,新问题与新挑战层出不断,转型阵痛短期在所难免。随着宏观经济增速持续放缓,经济进入“新常态”阶段,信托业作为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行业,也受到宏观经济下行等诸多因素影响。2015年三季度,信托全行业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首次出现自2010年一季度以来的环比负增长,粗放型断崖式的增长已不复存在,整个行业经历着从高速增长到转型换挡、从规模为先到效益优先、从外生驱动到内生增长的全面转型和升级。

首先,宏观经济压力增大,实体经济增长持续疲弱,这导致非资本市场投资难度加大,投资风险提升。其次,实体企业面临经营压力,金融机构也难独善其身,管理的资产质量也必将面临变化,守住风险底线将成为所有金融机构面临的挑战。第三,金融业竞争日趋激烈,“大资管时代”使得券商、基金子公司、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纷纷开展类信托业务,创新产品先发优势不断弱化。第四,信托业属于亲周期行业,其传统业务面临调整,原有商业模式需要转变。第五,在互联网金融等新兴服务体的冲击下,信托公司虽然在努力探索家族信托、消费信托与资产证券化等创新业务,而这些都需要时间、人力和资金等成本投入,其发展还有待市场的检验。

但机遇总是与挑战相生相伴。首先,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进行。其次,新的市场活力或将释放。“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”或能助力产业升级,现代化农业、高端制造业、医疗养老产业等或将形成新的增长点。第三,创新驱动成为重点发展战略。中国将继续推进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鼓励创新金融支持方式提高企业技术改造投资能力。第四,金融市场前景广阔。与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金融市场尚处于发展初期,未来货币市场、资本市场与实业市场的金融需求将进一步增加。第五,居民财富积累激发投资需求。中国经济30 多年的高速增长催生了居民财富绝对存量的大幅增加,高净值人群对资产保值增值、家族治理等财富管理需求日益增强,这为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等业务奠定广泛的客户基础。

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、监管政策加强以及市场竞争加剧,信托公司的传统业务发展遭遇瓶颈。大业信托将积极求新、求变,回归信托本质,坚持“受人之托,代人理财”的市场定位,充分发挥自身地域、股东、人才及文化优势,积极探索创新信托产品。公司将在董事会的正确领导下,严格按照信托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信托业务,依托业务团队的业务拓展能力和公司良好的内控管理机制,努力实现再次跨越式发展。